冒领环卫工工资,何以持续8年才被发现?

发布时间:2024-07-24 10:47:35 来源: sp20240724

  □伍里川

  6月21日,河北省纪委监委通报了邯郸市城市管理综合执法支队原四级调研员、站前市容环卫大队负责人延辉虚报冒领环卫工人工资问题。2014年至2022年,延辉担任站前市容环卫大队大队长、站前市容环卫大队负责人期间,通过本人或安排下属借用他人银行卡虚报冒领环卫工人工资556万余元。延辉还存在其他严重违纪违法问题,2024年5月,延辉被开除党籍并取消退休待遇,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市容环卫是一个工作辛苦但收入不高的行业,连这个群体的利益都不放过,肆意虚报冒领长达8年,可谓伤天害理、胆大包天。虚报冒领的部分,本来就是环卫工人的血汗钱。虚报冒领的部分是根据环卫工人的工作量和考核办法进行申报的,打着的是一线环卫工人的名义,从根本上说,这是对该大队环卫工人利益的非法侵占和对他们感情、尊严的巨大伤害。环卫工人拿到工资,是早出晚归辛苦劳作的结果,可是坐在办公室里的“蛀虫”却只需动动手、刷刷卡就能拿到丰厚的“回报”,此种情形冲击着每一个有良知者的内心。

  虚报冒领环卫工人工资,实际上“摊薄”了一线环卫工人的合法收入,更是给上级在进行实际工作编制安排上制造了幻象。当上级以为那些费用是用来改善环卫工待遇时,却没想到这居然是一场骗局。上级被蒙蔽的结果,可能会影响到一个城市在市容环卫方面的决策,让不少人的利益受到隐形侵害。这种行径,不仅有违公序良俗,更涉嫌违规甚至违法犯罪,还败坏政府部门形象,必须受到有力惩治和遏制。

  还值得一问的是,这名前大队长被依法追究责任,主要是因为虚报冒领行为还是因为“其他严重违纪违法问题”?显然,人们希望,即使没有其他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的存在,一只贪婪的“硕鼠”也应该被重重鞭挞。如此方能对相关领域发出深层警示,让某些利欲熏心者住手。

  令人担忧的是,近年来,基层单位某些握有权柄者冒领环卫工人工资,并不鲜见。例如,2021年,辽宁营口市纪委监委查办了市公共设施维护中心原站前二所副所长李某等人虚报冒领工人工资问题,6人被开除党籍和公职,3人被移送司法机关。2017年,浙江一环卫站长虚列员工套取工资被判刑。事件中,虚报冒领工资者被依法严惩自不待言,可公众惊诧的是,此类事何以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有些虚报冒领行为何以多年不曾被发现?

  可以说,此类乱象集中暴露出一些地方的环卫部门内部管理失范、负责人享有过大决策权、管理盲区被无视等问题。一些案件中,某些领导干部互相勾结,甚至集体“设计”的事实表明,他们既掌握了本单位的话语权,也洞察监管漏洞所在,从而可以轻易地“合作共赢”。在这个过程中,上级的监管往往流于形式,而员工就算有所觉察,也往往缺乏不平则鸣的渠道。加上一些环卫工并非“编制内”人员,他们有的是出自农村的务工人员,在单位的序列里更显边缘化、空心化,合法利益很容易被忽视甚至旁落。

  要杜绝“蛀虫”虚报冒领环卫工人工资的现象,必须加大监管力度,重新审视考评机制的公正性和透明度,且赋予一线环卫工人更大的话语权、监督权,让监管更到位、账目更清晰、福利发放更规范、基层意见更受重视。

  虚报冒领并非运用了多么高明的“技术”,相反,一些“蛀虫”的手法非常低级、笨拙。这个事实更加反映出,从市容管理制度和机制上扎密篱笆、清除隐患、关口前移,压缩“作妖”空间的重要性。

  (羊城晚报) 【编辑:付子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