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茅台保健酒效果不佳 搞不定加盟商的库迪前途难料

发布时间:2024-04-21 10:33:13 来源: sp20240421

  ■ 瑞幸联名茅台后,库迪也想分一杯“茅台”的酒,不过,此茅台酒非彼茅台酒。

  ■ 红星资本局发现,近日,库迪上线了茅台不老酒、茅坛酒。“库迪卖酒应是为了给门店引流,但是这个产品可能达不到他的效果预期。”餐饮分析师汪洪栋告诉红星资本局。如汪洪栋所料,多家库迪门店向红星资本局表示,上架后,还没有卖出去一瓶。

  ■ 此次库迪卖酒,还引起了许多加盟商的不满,因为库迪要求每个门店必须进货两箱,一箱6瓶,并在发货后直接从门店账户扣款3360元,遭到不少加盟商反对后,库迪才退回了扣款。

  ■ 值得注意的是,这并非第一次加盟商“群攻”库迪,而越来越紧张的关系背后,是其供应链、管理能力与开店速度的不匹配,以及门店新增量减缓现金来源减少的困境。

  强制卖茅坛酒

  加盟商吐槽被压货

  近两日,多家库迪门店上线了茅台不老酒、茅坛酒,售价均为599元。

  多家媒体报道称,2023年12月,茅台公益基金会与库迪咖啡宣布成立茅台不老酒(花之久)青年就业基金和茅坛酒(谷之欢)乡村振兴基金。库迪咖啡获茅台不老酒(花之久)、茅坛酒(谷之欢)独家渠道销售授权。

  对于库迪卖酒,汪洪栋认为,应是为了给门店引流。“如果真的有个好东西,确实能给门店引流。加上瑞幸跟茅台联名反响比较好,库迪也想抱抱茅台大腿。但是,这个产品可能达不到库迪的预期效果。”

  据了解,茅台不老酒(花之久)和茅坛酒(谷之欢)由茅台集团旗下贵州茅台保健酒业公司生产,而大众认知的“茅台酒”则由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600519.SH)生产,二者在消费者中认知差别较大。

  “前两天上的,现在一瓶还没有卖出去。”正如汪洪栋预料,多家库迪门店员工告诉红星资本局,从上架到现在1天或2天时间,白酒的销量为0。

  而库迪还有一个隐形的“销售目标”。据媒体公开报道,茅台不老酒(花之久)青年就业基金和茅坛酒(谷之欢)乡村振兴基金将由库迪咖啡从该两款酒的销售中每瓶抽取10元投入,每年不足1000万元部分由库迪咖啡补足,超过1000万时上不封顶。

  也即,库迪需要卖出100万瓶酒,才不用补足基金要求的资金。平摊到库迪约7000家门店中,每家门店需卖出约143瓶。

  不知是否因为有此压力,近日,库迪被传出要求加盟商强制订酒的消息。不少自称库迪加盟商的网友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库迪要求每个门店必须进货两箱,一箱6瓶,并从门店账户直接扣款3360元。库迪一名招商人员向红星资本局证实了此事,同时表示,因为加盟商有一定情绪,库迪后又将扣款退回。该招商人员还称:“卖酒是和茅台战略合作的第一步,后续不管是酒、产品或者其他,合作的基础必须打好。”

  一年拓店超6800家

  “供应链和运营能力跟不上”

  此前,也有自称是库迪加盟商的网友在社交媒体上诉苦,指出库迪供应链能力弱、新品研发慢创新小、运营团队不专业、毛利低加盟商亏损等问题。红星资本局联系前述多位网友,但截至发稿时,暂无得到回应。

  库迪成立于2022年。2023年,库迪极速拓店,据其招商手册,2022年12月其门店数为137家,2023年其门店则增加了超6800家,直冲7000家门店目标。

  “库迪的模式整体是不健康的,短时间内加速拓店实际留下了巨大隐患,比如它的供应链、运营能力跟不上。”招商证券丁浙川、李秀敏等分析师表示,库迪设备供应上缺乏严格规范,许多门店的咖啡机等设备各不相同。有的库迪门店使用星巴克同款咖啡机,也有的使用瑞幸同款咖啡机,也存在大量门店选择国产咖啡机。咖啡机的调校也缺乏规范,很多门店咖啡机未经精确调校即投入使用。

  此外,库迪供应链管理存在原料损耗率较高的情况。咖啡行业普遍的原料损耗率为5%-10%,但很多库迪门店的原料损耗率超过10%,这反映了库迪门店目前经营管理上存在不足,店员没有受到足够专业细致的培训,在操作上存在不足。

  据丁浙川、李秀敏等分析师调研,以一杯产品10元的销售额计算,库迪加盟商的现金流保本点在日均300杯左右,而算上折旧摊销后的利润保本点在300-350杯左右,由于快速扩张,库迪旗下联营门店的经营情况不尽相同,有杯量700+杯的优质点位,也有杯量200-300杯的门店。

  而据库迪招商人员介绍,冬天门店平均的日销杯量约260杯,若按丁浙川、李秀敏等分析师数据,不少门店冬天处于亏损状态。

  对于社交媒体上有加盟商称亏损的情况,库迪招商人员向红星资本局称,公司发展至今闭店解约的门店不超过80家,迁址的门店可能有三百至五百家。“迁址的店大概是经营了三个月至半年,确实没挣到钱,可能小亏可能不亏,但觉得动销还是不足,就选择迁址了。”

  不少招商补贴被取消

  现金流不足靠开店造血

  库迪还在逐渐取消对加盟商的补贴政策。

  据了解,2023年4月前完成签约的加盟商,库迪咖啡会根据开设门店类型减免5-10万元的服务费,同时库迪咖啡设置保底政策,若加盟商发生亏损,库迪咖啡将补足亏损差额。

  而在2023年4-6月签约的加盟商,已没有了减免服务费的补贴,仅有5万元的新店营销补贴,即加盟商在指定平台进行流量投放、KOL探店或线下宣传等营销行为,可向库迪咖啡申请报销5万元以内的费用。

  “库迪对于联营商选择性的补贴也证明了库迪咖啡的现金流并不充足,无力全方位的持续补贴,因此后续补贴是否可持续仍旧存疑。”丁浙川、李秀敏等分析师表示。

  而到现在,上述招商补贴政策均已取消。“补贴政策主要是随着门店规模的增加而变化,同时因为公司要盈利,所以该取消就取消了。”库迪招商人员表示。

  招商补贴政策取消背后,库迪的现金流也面临难题。

  据分析师丁浙川、李秀敏的计算,库迪2023年上半年的主要收入是覆盖不了主要支出的。库迪2023年上半年支出项主要包括营销费用,约2.5-3亿元;加盟商补贴,新用户0元、1元活动,补贴至成本价,以及抖音8.8元优惠券,补贴至9.5元实收,补贴支出约2-3亿;抖音平台直播卖券抽成,预计2亿元左右以及总部费用,管理人员、研发、IT、供应链等,合计超6.5亿元。

  而库迪2023年上半年的主要资金来源于加盟商,包括新店一次性现金流,每家店提供10-15万现金流,上半年提供了约4+亿的资金;原材料供应链加价利润,每家店的原材料成本在6万元左右,按照15%的加价率计算,预计上半年获得了约1亿元左右的资金;门店毛利分润,由于库迪此前有服务费减免优惠以及部分门店盈利不佳,上半年该部分收入体量较小,合计在5亿元左右。

  目前,库迪并未有融资的公开信息,若其没有外部融资补充,加速开店是库迪的重要“续命方式”。不过,库迪的开店速度在2023年下半年开始逐渐减缓。据库迪招商手册,在4-6月近千家新增门店的扩张速度后,其去年7月-10月新增门店数分别为873、623、375、306。

  “后续库迪如果无法维持较快的开店速度,就需要从加盟商毛利分成、外部融资等方式增加现金流,同时可能会降低营销费用,减少低价补贴。”分析师丁浙川、李秀敏指出。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张露曦 俞瑶 【编辑:曹子健】